首页 > 未命名 博客日记

打碎牙也要坚持办东京奥运 日本为什么不接受取消

21-07-12未命名围观28

简介   2019年11月,日本令人不安的“德川诅咒”消息传出,源于2013年至2015年间,东京新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建筑工地挖掘出了187具人体骨骼,系江户时代(1603-1868

  2019年11月,日本令人不安的“德川诅咒”消息传出,源于2013年至2015年间,东京新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建筑工地挖掘出了187具人体骨骼,系江户时代(1603-1868)德川家族的墓地。

  日本作家和神学研究员吉田勇树说:“在筹备2020年奥运会期间,各种麻烦开始爆发,我开始深入研究该地区和奥运会的历史,并发现了与德川之间的联系,但我没想到这次会遭受COVID-19的打击。”

  对于日本举办奥运会,奥委会主席巴赫是这样说的:“人类正身处黑暗的隧道中,2020东京奥运会可以成为这条隧道尽头的曙光”,然而,在疫情的黑暗中,人类不是应该老老实实遵守防疫规定吗?为什么日本要坚持举办奥运会?思考这个问题,我们一起从以下方面来展开。

  一、人类战胜灾难的本能

  1920年安特卫普夏季奥运会,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后,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举办的第一个奥运会,奈杰尔-麦克雷里所著《熄灭的火焰》一书记载,至少有135名奥运选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丧生,大卫-米勒在2012年出版的《奥运会和国际奥委会官方简史》中写道,人们只是为了“很高兴能活着”,运动设施非常简陋,改造后的学校房间是硬铺位和干草枕头,住宿、食物和洗涤设施泛善可陈,但有来自29个国家的2607名参赛者创下了纪录,这“反映了人类自我保护和渴望延续的本能”。

 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告诉路透社: “安特卫普运动会为许多人带来了希望,我们希望东京奥运会能发出同样的信息,并证明是一个转折点,让人们重拾希望。”

  奥运会举办一直是多灾多难。1929年华尔街爆发了金融危机,1931年,国际奥委会将1936年的奥运会授予柏林,来自49个国家的创纪录的4000名运动员参加。三年后,希特勒的德国入侵波兰,世界再次陷入战争,大约400名奥运参赛选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丧生,包括德国1936年双人划船金牌得主赫伯特-亚当斯基。

  1948年,伦敦节衣缩食举办了12年来的第一届夏季奥运会,德国和日本没有被邀请,而且苏联还没有获得国际奥委会成员资格。

  奥运会举办还受到地缘政治的影响。1976年,28个非洲国家抵制了蒙特利尔奥运会,1980年65个国家抵制莫斯科奥运会,1984年13国抵制洛杉矶奥运会。1996 年亚特兰大夏季奥运会的奥林匹克公园发生炸弹爆炸,两人丧生,111人受伤。2016年里约奥运会,尽管有150名医生和科学家组成的小组对病毒的潜在传播表示担忧,奥运会还是如期举行了,只有一些高尔夫、网球、自行车选手退出。

  奥运会只有三次被取消:1916年、1940年和1944年,取消的原因是由于两次世界大战。

  二、巨额赔款顾不上“低谷效应”

  此前,日本首相菅义伟称政府不会“将奥运会放在首位”,但补充说,国际奥委会对奥运会是否继续有最终决定权。

  据估计,东京奥运会的举办费用约为150亿美元,即使闭门举办奥运会,也将导致230亿美元的损失,若奥运会取消,损失将高达逾4.5万亿日元。墨尔本大学体育法专家杰克安德森教授告诉BBC:“根据这份主办城市协议中的各种条款,如果日本单方面取消合同,那么风险和损失基本上都会由当地组委会承担,这可能是同类活动中最大的保险赔付事件” 。

  日本律师协会前主席宇都宫健二说:“日本政府一直表示正在寻求平衡经济和 COVID-19对策的方法,但我认为奥运会举行的首要因素是经济”,1964年夏季奥运会被视为二战后日本复兴和重建进程的重要标志,而2020东京奥运会则被看做是让日本结束经济停滞不前的标志,关西大学理论经济学教授表示,很难说东京受到了与1920年的安特卫普一样多的困扰,很大原因是因为巨额赔款。

  还有经济学人士认为,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会给举办国经济带来连锁效应,但究竟是“低谷效应”还是“提振效应”,需结合一国的实际情况进行分析,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办在即,从短期看,受日本国内外多重反向因素影响,奥运会的积极经济效应将在很大程度上被抵消,日本会出现经济低谷效应”。

  并且,奥运会过后,耗资巨大的设施和场馆经常被腐烂和毁坏,雅典北部奥运村的游泳池,充满了浑浊的雨水,美国亚特兰大1996年夏季奥运会曲棍球场有1.6万个座位,它再次出现在公众眼中,还是因为拍摄《我们是马歇尔》电影作为背景,满眼都是垃圾和铁丝网,2006年意大利都灵冬奥会奥运村已经废弃。

  三、如果取消奥运意味着国耻

  《经济学人》前主编比尔-埃莫特认为,“决定东京奥运会命运的不会是COVID-19危机,因为不存在这样的危机”,日本每千人的病床数量几乎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,尽管东京只有不到30%的医护人员接种了疫苗,到奥运会开始时,日本完全有能力让来访的运动员及其随行人员与民众隔离。

  埃莫特说:“日本政府不可能同意取消奥运会,这样做将意味着国耻。试想,如果奥运会是在美国或中国城市举行,在大流行的这个阶段,美国或中国会取消吗?同样的,他们也不会。”

  如果东京奥运会被取消,全球日历上的下一届奥运会是2022年2月的北京冬季奥运会,考虑到由“区域竞争对手”来举办的利害关系,日本会不遗余力地完成东京奥运会。

  东京奥组委会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表示,东京奥运会将为在举办奥运会提供一个新模式,没有观众是“风险最小”的选择。可容纳6.8万人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将没有普通观众,组委会已经要求运动员手执防疫指南手册,并且奥运村禁止饮酒,也不再发放安全套。除了比赛或吃饭时,运动员将被要求戴口罩,每天接受检测,如果检测结果呈阳性,他们将被隔离并且不被允许参加比赛。

  339场奥运会赛事的举办,对日本是一个巨大的考验,札幌要求观众不要在马拉松和竞走比赛期间沿途围观,此举遭到国际田联的批评,称限制户外活动的决定是“极大的耻辱”。以往,像汤加这样只能派出7名运动员的国家,当运动员挥舞着他的国旗时,整个体育场都在为他们鼓掌,而现在这些场景不会再出现了。

  据报道,7月10日,中国帆船队18人抵达日本,是中国第一支抵达日本的奥运代表团。

  四、罔顾国民的反对

  2021年6月初,日本已有近75万人感染了Covid-19,超过1.3万人死亡。7月8日,日本政府宣布东京进入第四次COVID-19紧急状态,观众将被禁止参加东京的公共活动直到奥运会结束。一项民意调查显示,70%的日本人不希望奥运会继续进行,7月9日,奥委会主席巴赫前脚刚到东京,示威者就聚集在他下榻的酒店外,高呼“不再举办奥运会”和“回家”的口号。

  目前,日本围绕奥运会的冲突趋于两极化,没有中间立场,冲突演变成了一场极其情绪化的辩论,一项名为“停止东京奥运会”的在线活动征集了来自日本各地的超过50万个签名,公众的焦虑和医疗要求与经济压力和政治力量发生冲突,持有不同意见的人都不敢站出来支持奥运会,也有人怀疑的说:“无论剧本设计得多么好,人们是否遵守规则就是另一回事了。”

  东京大学进行了一项模拟研究,如果日本境内的人流量因为人们在酒吧观看赛事而增加2%,那么新感染人数可能达到1046人。对于反对奥运会的田村爱子来说,再多一个人死亡也是不能接受的:“他们只考虑经济利润,他们不在乎人们是否死亡,这与奥林匹克精神完全相反。”另一位日本公民吉村幸二也表示,“奥运会已经成为一种商业化体育赛事,其傲慢程度令人惊讶。”

  网球选手大阪直美、锦织圭等对举办东京奥运会持保留态度,但很多国外运动员比如小威也已经明确不会参赛,游泳运动员池江璃花子一度被视为励志人物,她将参加女子4X100米自由泳接力,但是在社交媒体上,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她退出奥运会,池江在推特上回复说,很多人因为COVID-19而呼吁取消奥运会是很自然的,但这种愿望强加在“个别运动员身上”是很“痛苦的”。

  独立专家小组主席冈部信彦博士称,不能预测东京的三周内会发生什么:“在过去的历史上,没有人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举办过奥运会,所以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”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Tags:

相关文章

本站推荐

标签云